HAKUNA MATATA

super可爱了

呐呐:

漫威小厨房第五期😘
这一期要来讲一讲EMH小触角Tony吃的养生豆腐的做法😁😁,为什么说养生呢,因为看起来就是什么调料都没放呀😂😂   软乎乎的小触角筷子用得还是非常标准的!巨盾喝生鸡蛋时把小触角吓得瞪大了眼睛超级可爱啊*^o^*
还做了豆花三吃和豆渣小饼,大家也来动手get小触角Tony的同款豆腐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假的法国人吧×

君子慕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天呜呜呜呜QwQ

眠狼:

真高兴你们遇到彼此。
共9P,朋友过生日,刚吃完饭回来,这边差点忘记发orz

@苏木nox_误食阿司匹林的时间领主

Kuri_久里:

开始预售明信片~关于舞台的一切~5张一套双面珠光mua O原创插画《关于舞台的一切》明信片~~明信片尺寸有调整过欢迎戳进淘宝页面~预售期到10.15之后可能不会补货~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www 十一北京IDO漫展会有50套场贩~~微博那边转发抽三位小可爱送一套༻ི(ؔᵒ̶̷ᵕؔᵒ̷̶)༄୭*ˈ  

@苏木nox_误食阿司匹林的时间领主

ModestBreeze:

summary:不要试图去猜测莫扎特每个行为背后的动机。他有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然后付诸实践、最后忘记它们!




惯例碎碎念


是本人!!是本人!!!也是会画糖的????


我知道很OOC很傻世界再见


这次提前用了一点之后DEH那个漫画用到的瞎jb乱来流分镜……但是相信我这个已经很守序了算是试水吧…然后试了下限制颜色使用,一直炫彩太久了,个人感觉比起近似风格的音乐是魔法效果要好一些!看来线稿还是适合更简单一点的画法


最后效果真的很儿童画……………………。(抱头鼠窜)




更废话的碎碎念


说起来前几天画的那张莫萨莫也是一个拥抱,这个梗则是打完那个草稿后和十三睡出来的(?????????)也算是巧合吧……


画到中途有想,这是在活到爆的那个拥抱之前的事,这时萨对于这种直白的抒情方式手足无措,很可惜到了最后依旧手足无措,你们石斑老师很好心解说了:想着下一次、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能够回应他)就在这种心态下也错过了最后一次


哎谁都会手足无措的吧,他可太烫了

Are you freaking out?

    Roman Pearce费了好大劲儿才把干涩的双眼睁开。
    阳光经落地窗帘的过滤显得格外柔和,身旁的男人与被子缠成一团,只有饱满挺翘的臀部和一条腿裸露在外,这让他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睡个回笼觉也许是不错的选择。
    手机在枕边拖长了声音不停振动,他只好翻下床,从扔得满地都是的衣服里拣出自己的套上。
    条件允许的话他还想再猫一会儿,可惜屁股还没挨到床沿一只脚就从背后踹了上来:“你丫不换衣服就敢坐我的床?”
    “呃,抱歉小处女。”
    “快迟到了。”Tej含糊不清地嘟囔着,没理会Roman的调侃,“我提醒过你,你定的闹钟形同虚设。”“看在我的脑子快被瞌睡虫强暴了的份上,让该死的比赛下地狱去吧。除了这张床我什么都不要。”“那么恭喜,草包将成为你的代名词。”他说着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隔着被子用膝盖抵着Roman的脊椎,“快走吧菜鸟,我可不陪你丢人。”“……好吧老妈——晚上我不回家你会哭鼻子吗?”“滚蛋。”

    当然Roman赢得毫无悬念,带着美女和赌金出去花天酒地了一番。之后偶尔兜兜风,找几个人喝一宿,再赛一场换点钱,或者干脆闷在家哪都不去,过着神仙一样的日子。
    可是这段时间他的手机安静得可怕。没有调侃,没有吐槽,甚至他主动发信息,打电话也得不到回复。好像那个把和他拌嘴视作生命头等大事的家伙悄无声息地蒸发了。
    “不在修车厂就在家里蹲着,你知道,他不怎么乐意出门。”Brian把手机从耳朵和肩膀之间取下来,现在Roman的担忧成功传染给了他,“嘿,你踩雷了?”“难说。”其实Roman也拿不准,至少在他的记忆里(如果他有那玩意儿的话)自己似乎并没有做出什么会触及Tej底线的事。“不管怎样,找到了告诉我一声。”“成,鸡妈妈。”“去你的。”

    Roman买了扎啤酒,站在Tej家门前。
    他一开始就该过来的,这比打电话问Brian直接多了,可他没这么做,只是胆怯地立在门口,像闯祸的小孩不敢回家。
    没什么好担心的,Pearce,这不是害怕,别跟个软蛋似的。一番踌躇后,他左手食指的关节终于叩在了门板上。
   屋子里传来什么东西砸在地上的闷响,紧跟了一声咒骂,随着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门被猛地拉开。
    “操你大爷的!我……”Tej略显惊讶地盯着眼前的不速之客,把剩下一半脏话吞进肚子里。
    “Surprise winter soldier*?”他讪笑着拎起手中的科罗娜,“借你家冰箱一用?”房子的主人抛过一记白眼,侧身放他进来。

     “我几乎以为你死在家里了。”他看了一眼茶几上来不及收拾的啤酒瓶。“Suki来过。”Tej把空瓶收进垃圾袋里,“冰箱里有,自己拿。”“所以失踪这些天就是这么过来的?”Roman有点好笑地瞅着他,“闷在家夜夜笙歌,从此君王不早朝?”“Bullshit。”对方总算有了点想乐的意思。

    小王子不太对劲儿。Roman借口打下手在大厨Parker的身边转悠着观察他。
    满茶几的啤酒瓶子是个入手点。对于一个有洁癖的人来说这些东西的出镜率可不高。
    太“乱”了。Roman环顾客厅得出这样的结论。整洁只是表象,稍作留意就能看出很多物件没有回到它们原本的位置上。
    说起来他那雷打不动的生物钟也有不小变动,这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我打过电话。”Roman看着他茫然地把视线从咖喱移到自己身上。
    “不幸的消息。”Tej偏了偏头,“手机屏已经碎成马赛克了。”
    “这就是你住在自己的孤岛上与世隔绝的理由?”
    “正是,”Tej扬了扬眉毛,“你有什么意见,星期五*?”
    “不,我可不想用这种日子当绰号。”Roman嘟囔着——他的嘴里塞满了食物,“短短一天,两件事。真他妈操蛋。你看新闻了吗?*”
    对方飞快地眨了眨眼表示疑问。
    “好吧,上周五,一起车祸,被撞的是辆法拉利458*,你应该很熟。”
    Tej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
    “我很遗憾。”他及时阻止了对方继续说下去,“换个下饭的话题,麻烦你。”
    然而这个决定并没有好到哪里去,Tej强压下用食物噎死这个话唠的冲动听他把欧洲杯和美洲杯的赛况串了一遍,但关键只有一句:赌球输惨了。
    这傻子,真是盏好灯。*Tej在心底叹了口气。
     “看开点伙计,这说明你对足球有一种……异于常人的敏感。直觉惊人,对。”他慢条斯理地收拾干净盘子里最后一勺咖喱,“你知道有很多超级球星都拥有这种直觉吗?贝利先生?”*
    “回你的脱口秀讨骂去,Chris。”*两人不约而同地傻笑起来。

    或许是神经过敏了。Roman总算有些放下心来。
   

    他们结束晚餐时迈阿密的夜生活还未完全拉开序幕。按正常计划这本该是Tej的private time,然而Roman·???·Pearce以“晚上八点睡觉是退休老干部和幼稚园小孩才做的事”为由要强行拖他出去兜风。在对方用“早睡身体好”“不太舒服”“物欲横流的世界里只有床还存留些许温度”之类的委婉措辞谢绝甚至抵死不从黏在沙发上后,这个反客为主的家伙终于改变了主意——他们可以靠打游戏或看老电影打发时间。
    路德·金先生要在这儿过夜。Tej绝望地意识到。

    当莉莎放下小说拿起广告杂志时,Roman总算有了困的感觉。*
    关掉电视,没开灯的客厅立刻黑成一团。他借着从窗外隐隐透入的月光,蹑手蹑脚地摸上楼去。
    他像个小偷,悄悄打开门,悄悄钻进小王子的卧室,悄悄将椅子搬到床头,坐下来,静静地盯着在被窝里躺军姿的家伙。
    沉默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开口:“睡不着就说会儿话吧?”

    黑暗中传来一声充满挫败感的叹息。

    “我有说过我讨厌你吗?”Tej终于不情不愿地从被窝里伸出手,打开床头的触摸台灯。“是的,每天如此,真让我感动。”他把拖在地上的那截被子拎起来,“几天了?”“啥?”“这个。”Roman指了指他的黑眼圈,“还是说你比较迷烟熏妆?”“……干你的。”
    “So……因为什么?”“不好说。”他从被窝里爬起来,靠着床头坐下,“……就是做梦。”“Bad dream?”“也许。”他盯着头顶的天花板眼神放空,“The crash,但不是以前那场。细节我说不出来,只记得死了好多人。Dom,Brian,Letty,and……”他不动声色地瞟了一眼坐在椅子上正撑着下巴盯着他的家伙,“……you。You all died。”
   
    两人都没再说话。
   
    “……Hey。”Roman用手扳过Tej的下巴,强迫他面对自己,“Are you freaking out?*” “No!”Tej下意识地否认,同时试图摆脱那只讨厌的手,“……I just feel terrible。”
     “好吧。”Roman放开手,选择忽视对方的抗议一屁股坐到床沿上,“我不知道你为啥对开车这么恐惧……”“谨慎。”“好吧,谨慎。但说真的老兄,你的车技并没有差到哪去——如果不跟我比。”
    “我不知道你这是恭维还是自我推销。”Tej翻了个白眼,“如果是前者,谢谢,我并不需要。”
    “我是在阐述事实好吗?!关于我是个无敌车手这件事。——好啦听我说,目前为止,至少到目前为止,你都没有出过问题对吧?里约,伦敦,俄罗斯,一切都很完美。你梦里为车捐躯的那俩哥们儿个个喜当爹,Mia和大姐安心在家养娃and,”他微微顿了一下,“如你所见,I'm still here。你的梦在与现实背道而驰。”
    “……你能待多久?”Tej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句。
    “到你觉得我该走了为止。”
    “那么门外请吧?”
    “别呀——你不想今晚接着做噩梦吧?”
   
    他们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你是个混蛋。”“I'm Mr.Charming,babe。”Roman挑了挑眉,“说起来,你介意我上你的床吗?”他边说边脱掉衬衫,用手撑着墙壁把Tej堵在床头的一角,“Please?睡沙发真的挺冷的。”
    “你根本没在征求我的意见。”Tej无奈地摇摇头,将自己蜷成一团好让这个无赖上来。
   
    “老天,就因为这么点破事儿你就玩失联?我以为你工作过度猝死了。”无赖先生依旧把他堵在死角里,这让他觉得有必要说点什么。
    “Hey Rome?”
    “Hmm。”
    “Are you freaking out?”小王子比了个飞机飞行的手势。
    “Shut up。”他俯下身,亲了Tej的嘴唇,并且赚到一个比平时更为热情的回吻。

               
                          The    End







注*:
1.吐槽Tej的黑眼圈严重,像冬兵×
2.《鲁宾逊漂流记》
3.案子是瞎编的请各位放心
3.5.忘记是第几部Tej开的车×亮黄色巨扎眼,好看是真的(。
4.借用《盗墓笔记》里的词。赌场里运气极差的人,只要你和他反着压就稳赢,这种人称为“灯”。不确定是否有这个概念
5.调侃球王贝利的乌鸦嘴
6.Chris Rock,喜剧演员,脱口秀主持人,因开种族玩笑备受争议
7.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的电影《后窗》中的女主角,此段出自片尾
8.第七部Tej把Roman扔下去之前在飞机上的拌嘴





【不知道各位看官能不能懂这个梗……写得太糟糕惹
其实就是在飞机上小王子问Roman“吓傻了吧你”(并不是这么翻译好吗?!)感觉这么问好可爱啊就手一秃噜……
小王子的车祸一直是一个心结啊希望导演能稍微解释一下啦!算是一点点私心吧……偶尔梦到一次车祸就失眠好一段时间,认识了Dom他们又经历了那么多事以后也会梦到自己的朋友们全都死了再度失眠……
所以Roman才会问他是不是吓着了。
关于最后小王子的反问就是……小王子失联后Roman的各种担心啊怕他出了啥事或者死家里了×××强行发糖吧
因为上学拖了很久才产出来……前后文风不一样啊最后简直烂尾×
絮絮叨叨这么多其实还是想说……这对真的好可爱啊呜呜呜你们看一眼嘛……】

梦里的片段

    他站在一屋被草草处理的尸体中间,之前的悲伤情绪一扫而空——不,它们转化为怒火,积压在心里,煮沸了他的血,随时准备让这个器官爆裂。
    白布下的腐臭味令他作呕。Roman在兜里摸索着,掏出一个银灰色打火机。
    他摩挲着砂质金属外壳,伸手去翻那个并不存在的烟盒。
    
    汽油味充斥着整个屋子。他迈出门,最后看了一眼那个体面的打火机,将它丢在地板上。
    “这就是你的解决方式?”Suki盯着他,“他可以用那个小册子再记你一笔——恭喜,死神离你又近了一步。”“你等着瞧吧。”他说着撬开一瓶灭火器,“好啦小子们,开活。”
   
    “哗,瞧这老风扇,还能转!”“我们有多久没在这儿吃过饭了!有酒吗?”“音响怎么样?——好极啦,身板硬朗着呢。”
     Roman没去理会他们。他在检查电路,以确保这家近乎残废的老餐馆不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这无异于赌博。如果有其他警察抢先发现这个地方,他和这帮兄弟的小命就玩儿完了。或者是Tej带人过来,结果不会有多大出入。
    但他仍认为这是个绝妙的主意。于是他将磁盘插入读取器,音响开始振动起来。
    午后的高温将一屋子人的热情都消磨殆尽,他们放弃了大声喧闹,只是坐在老旧的吊扇下,用冰啤酒和唠嗑打发时间。
    Roman难得耐心地倚靠在柜台后,用一本杂志盖住脸,断断续续地哼着刚切换过来的歌。
    10,9,8,7,
    他听到餐馆另一头的说话声正在减弱。
    6,5,4,
    有人把酒瓶放在桌子上,瓶中的液体汩汩作响。
    3,2,
    玻璃门被吱呀一声推开。
    1。
    他在杂志投下的阴影里咧开嘴角。

   
    老房子被烧的消息很快传到了Tej耳朵里。
    他当然知道这片街区有哪个疯子会做出这样的事,可出于什么目的?变相自杀吗?
    回到街区的当晚他独自站在窗边,面对无际的黑暗胡思乱想。
    他不确定是否要见Roman。
    无论如何,他决定去空街走一趟。
   
    中午的大太阳毒辣得吓人,他赶到空街时警服已经被汗水洗透了,很令人不快地贴在身上。但相比之下,还是街道另一头嚣张的音乐更让他心烦。
    好像那个混混头子顶着一张欠揍的脸对他说:“我在这儿呢。”
    他转过头,看到自己映在玻璃橱窗上威严又狼狈的样子,干脆把衬衫上的三粒扣子解开大敞着领口,又照了照,终于满意地挑起眉梢。
    这才有见地头蛇的样子。
    像西部片里的牛仔那样,他哼着此时音响播放的曲调,不紧不慢地走向那家残破的餐馆,推开吱呀作响的玻璃门,让皮鞋跟响亮地磕在地上。
    “Justin Timberlake的Good Foot,”Tej毫不客气地站在柜台前,“找我干什么?”
——————————————————————————
大概就是之前做的梦。自己也不是很懂×
想看小警察Tej_(:3)平时可以插科打诨关键时刻攻气爆表,日常被混混头子调戏与反调戏×

LD【大概。】

    “还好吗伙计?”
    Luke再次试探道。短短一小时内Danny已经不知打了多少个喷嚏——实际上从他第一次抽面巾纸时Luke就开始这么问,而回答毫不例外是“很好”、“没关系”、“如妙音之琴*”。
    “没事,多谢关心。”他把头埋得很低,几乎是趴在桌子上做题,同时用左手去够纸巾盒,却不慎将它碰掉。“喏。”Luke及时接住那块不大结实的塑料制品,给他递了张纸。“谢谢。”Danny的鼻尖已经被蹭红了,如果情况没有好转纸巾可能会把他的鼻软骨磨平——真的,以新星的“严谨推论”来看的话。
    可惜一本正经的水桶头正因为重感冒旷课睡懒觉,猫小姐终于是在下午没有主科的情况下回去休息了,而传染源先生则被亲爱的梅婶拖去看医生。俄罗斯蜘蛛是可靠的反病毒伙伴,不过美利坚的Parker显然反水了。*按这个规律,如果Danny是第四位受害者,他会感觉越来越糟,体温开始坐着神盾航母一路飙升,大火灾过去又要接着当鼻涕虫——可怜的家伙。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是把他送回总部陪Ava,裹着毛毯再来杯热柠檬茶窝在床上读禅经。就当是“优等生们的奖励学期假”?
    “那么……留校察看?”Luke撑着下巴用手肘支在桌面上,侧过身瞅他,“Fury手下的人应该能在你病得更重前把蜘蛛病毒斩草除根。”“不必,无法抵抗小疾病是缺乏训练的表现。或许我可以在病毒扩散前调节好自身平衡。”他扶着前额,瞥了一眼Luke空荡荡的作业簿,下意识地把自己的本子挡住,“独立完成Luke,不要欺瞒自己。”
    这臭毛病准是和蜘蛛学的,近蛛者痴——没有恶意。
    “我像那种同伴浑身火辣辣的时候还满脑子塞着数学题的书呆子?”他索性把册子合上随手甩在一边,搬着凳子拉近两人间的距离。【当然这让他忘记了作业并被真正意义上的“留校察看”】
    “你这叫苦修,塞拉斯*。”Luke学着团队里另外两个过度活泼的家伙喋喋不休,“如果人人都能自愈谁需要医生?好吧,你的幸运饼干语录有时候是对的,不过‘讳疾忌医’似乎也是真理?”沉默不知持续了几秒,Danny终于放下笔,转过身正对着他。“我……让你生气了?”“呃?”大个子愣了一下,“不,怎么会……你为什么这么想?”“没什么,你有点不对劲……”那双碧色的眸子躲闪了一下,“你可能太过健谈……抱歉。”“没必要道歉,伙计。我是出于担心。”Luke很大度地摆摆手,“像个团队应该做的,记得吗?”
    扯淡。这个说法他自己都否决。不是说Luke不爱这个有些奇怪的小集体或者不在乎他的朋友们,即使Peter和Sam过分“友好”的相处模式常常吵得另外三人头痛不已,但这两个家伙为疾病所困时Luke还是表示了适当的关心,白虎也一样。
    只是绿色可能更容易吸引这个大家伙的注意——都知道说的是谁。
    把视线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太久,如果不是眼睛有问题毫无疑问只剩下“pay attention to him or her”这个选项,除了爱与恨两种情愫也无其它,进一步推理,显然不是后者。要么,试想团队作战时神力侠为什么总能及时赶到铁拳身边?
    除此之外Luke还有个正处Danny对面的会议专席【大概是没有人会占位的意思】,从那种“一抬眼刚好能看见你”的最佳角度,随时可以盯着他的金发被白炽灯渲染出耀眼而温暖跟阳光似的色泽,观察他因紧张而死咬住下唇,听到好消息时嘴角挑起好看的弧度,还有愤怒时手上青筋暴起——那双手真是太好看了,手指修长,没有女人的纤巧,线条利落干脆,骨节分明。说实话,Luke不止一次想过那双手主动环上来,他的唇瓣与自己的相拥,分开后嘴角因唇舌之战挂上银丝,长睫毛低垂下来半掩住翡翠色虹膜,红着脸默许Luke的作为。该死,想想都叫人肾上腺素飙升。
    “呃……你哪不舒服?”“头……涨痛无比,还很烫。”Danny把整张脸埋进臂弯里,声音都变得嘟囔起来,“大概只要睡一会儿,我还好。”“我去趟医务室。”Luke几乎是逃出去的,他的脸也开始因为那些不怎么正直的想法发烫。一路狂奔,冷风从走廊的窗户涌进来拍在他脸上,充当着业余消防员。
   
    热,比昆仑的精神圣地生了火的房间还要热。温度升高人就容易犯困,这倒不错,Danny越来越难集中注意力,直到他的意志终于被瞌睡虫啃噬。
    那座城掩在风雪深山之中,神圣庄严,静得可怕。
    到家了。Danny心底默念道。整座城的格局,每条路的走向,甚至哪里有孩子嬉闹他都了如指掌。不管怎么说,这算是他的城了。
    道路两旁站满僧侣,男女老少,都一言不发地盯着他。但不是敬重,不是想念。恐惧、怨恨在他们的眼中弥漫,将Danny映进去的倒影吞没。紧接着凄厉的龙啸从远处传来,伴随寿老的遗体轰然坠地,整个昆仑开始燃烧。一群忍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屠城,连雷公也叫那些暴徒割去头颅。成千上万的人相继死去,存活的人扑上来质问他怎么能袖手旁观。
    不朽之城在短短几秒钟内化为一片狼藉,而Danny甚至来不及作何反应。太快了,没人能准备好。似乎是一出排练了很久的荒诞剧目,导演可以把剧情倒背如流,你却连故事的开头都跟不上。
    他还是呆滞地杵在原地,即使那些忍者将目标转向他也浑然不知。
    而最熟悉的声音不可思议地在这个神秘国度响起,甚至都没看到攻击的轨迹那些入侵者就像见了阳光的吸血鬼一样焚化殆尽。然后那个大块头说:“醒醒,伙计?”
    “坚持会儿,这不是睡觉的好地方。”Luke不知何时回来的,举着粉色的热水杯提了一兜子药让他看起来像个超级奶爸。
    “嘿,有杯子已经很好了。”Luke乐起来,“凑合一顿?如你所见我已经拿来了,你总不能叫我白跑一趟,不会的对吧?”“谢谢。”他看了一眼服用说明上的数字,撕开包装把胶囊用水冲下去。“我进来时看到你满头大汗的。如果不是身体排毒的那种自我保护,就是小王子梦见他的玫瑰花进了羊肚子*。”Luke看着他含了水鼓起的腮帮子和时不时上下滚动的喉结突然意识到除非他永远不见Danny,“冷静”根本没编入他的词典。“糟糕的笑话,现在觉得怎么样?”“比之前好些,即使不彻底……”他又准备趴下补一觉,被Luke轻轻拉住。“物理学教授Mr.Cage教你一个生活小技能。”
    当然乙醇并不是什么高级的东西,毕竟高中的医务室还没有到达媲美市中心总院的地步。那种有特殊香味的稀释液体被涂在Danny的额头,太阳穴和颈侧,慢慢挥发吸热。“凉快了?”事实证明大个子的心还是很细腻的,他将大拇指贴在Danny的太阳穴上,转着圈一点一点按摩,凉意一定程度上驱散了头脑中的混沌。“嗯……”他像只小动物无意间发出满意的闷哼,更要命的是他还追着Luke的动作主动往上凑。好吧,今天先抛下矜持,让Coulson和Fury说去吧。
    “嘿。”Luke放慢了动作,“其实将病毒传染给别人也能让你好的更快。”“我不觉得那是……”后半句话被突如其来的吻硬生生憋回肚子里,而且持续到他涨得满脸通红才结束。“抱歉,”Danny睁大眼睛望过来的样子是很让人喜欢,但不该以这种会吓到他的方式出现,“这很混蛋对吗?对不起,保证不会有下次了。”此时受害人刚刚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温和地挑起嘴角。“不必如此,Luke。”他摇摇头,动作生涩地回应了对方。
   
    Wow,SWEET CHRISTMAS。
   
    当然Mr.Cage没有放过这次难得的机会。
   

   



    而他也因此在第二天成为了重感冒小分队的一员:)
     

                        The  End

  注*:1.fit as a fiddle,指非常健康
         2.指大蜘蛛反病毒软件(获俄联邦国防部许可证及俄国会强推),小虫重感冒所以是病毒传播者×【也有叫蜘蛛的电脑病毒】
          3.出自《达·芬奇密码》,患白化病的苦修士
          4. 法国童话《小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