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KUNA MATATA

箱底刨出来的1599(。)

    野花的幽香从身后渐渐逼近。不是小孩儿的脚步声,倒也没有恶意。他微微仰起头,一个花环轻巧地落下。
    “小师父喜欢这个。”耳畔响起清朗的声音,来者是那同自称齐天大圣的猴头。“土地公编的。”他盘腿坐在岩石上,双手沾着泥土。“在树林里新造了座坟,他躺那儿体面些。”
    “走开。”他不耐烦地吼道。行者一怔,被这泼猴斥得失去耐心:“呆子。金蝉子十世轮回才功德圆满成佛,小师父乃第一世*①,你需等他几度重生,助他西天取经。”“何苦。”大圣冷笑,“如来老儿夺我自由,封我法力。若非他多事小孩儿哪会被害到这般境地,你不也被他一座山压了五百年不得痛快。”“经已取回,往事莫要再提。”行者摆了摆手,“小师父此行必去无疑。若你不护他西去,怕是第十世也难逃死劫。”大圣沉默不语,只是手指不停敲击着战甲。“如来确叫人看不惯,但……”行者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仅为那唐玄奘。”大圣从鼻腔里喷出一声闷笑。
    “俺老孙现封斗战胜佛,”行者点点眉心的朱砂,“大闹天宫时为魔。我师父说,二者本不对立,仅于一念之差。*②此次西行你也将受到考验。若重蹈我的覆辙,盛世太平;若成魔,”行者从耳中抽出金箍棒,瞬间横贯在大圣面前,“对不住了,老弟。”他终于转过头直视对方,目光如炬,那烈火焚化眼里一切黑暗后映出行者的倒影,似当年从炼丹炉中浴火重生。
    得,管他魑魅魍魉都拉不拢这刺儿头。
    “先不说这魔啊佛啊的,”行者撤回了金箍棒,“你说齐天大圣不死,可你现在如同行尸走肉,一直坐在这儿能改变什么?”“知道了知道了!啰嗦老头儿。”大圣有些烦躁地抓抓后脑勺。“你!”行者气得一下子从岩石上跳起来,“狗咬吕洞宾!”“得得得吕洞宾,让我清净会儿吧。”他毫无顾忌地翘起二郎腿往后一躺,突然又反应过来,“腾”地坐起,“臭猴子说谁是狗!”身边的家伙却已不见踪影,大圣有点慌神儿——莫不是给气走了?
    身后劲风忽起,他也不愧为习武之人,仅是一抬手就接住了投掷物——竟是个桃。“小师父那竹筐里的,”大圣回头,见行者啃桃啃得正欢,“挺甜。我说你可别忽悠人家花果山有桃子精了,”他笑着掂了掂手里的桃,“跟脸盆一样大?桃那么大的盆放得下你那长脸?”“回你的花果山去!”大圣的脸涨得通红。“嘁,没趣儿。”行者得意地向林子深处走去,模仿那些演皮影戏的人开了腔:“齐天大圣孙——悟——空!身如玄铁,火眼金睛……”
    他听着那段再熟悉不过的念白逐渐飘远,看了看手中的桃,咬下一口。很甜,果肉很脆。

   
    「大圣!大圣!」

    他想咽下那口桃,如刺棘哽喉般的疼痛却席卷而来,那本该是磐石的心竟也产生难以忍受的孤独与空虚。

注:①.猫眼电影的访谈中动画总监陈征有提到,最开始本想写九世设定后来还是走了原作
②.梗来自戛纳电影节上大圣的主题海报“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