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KUNA MATATA

所谓“科学”【原创主角,我有认真在作死】

我也好想去妇联玩……但是我怂……去了估计就死那了_(:3」∠)_
—————————————————————————
Part. 3
再次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室内,我把脖子抬起来,看到前方是块玻璃,看得清玻璃对面的物体,也可以看到自己映在玻璃上的影子。头发还在,衣服还在,没有被动过的痕迹,除了包被拿走和那些一看就知道是自己摔的伤,头上不知被谁缠了一圈绷带,感谢上帝,看来不是抓我做实验的。
挣扎着爬起来时差点因为脑子晕乎乎地又趴下去,等彻底坐直后觉得头像是被人打了一棍子,后背有一处也疼得我直吸气,老天这种被人拆了骨头的滋味真不想尝第二次。就那么傻坐了一会儿后我向旁边一看差点跳起来——旁边突然出现一个陌生人而之前还没有发现他可是件吓人的事。等我看清那人后并没有冷静下来反而更激动了,伙计,看过《复仇者联盟》吗?知道恶作剧之神Loki吗?对,就在我旁边。
这时候应该扑上去才合理,但现在我无法确定这是抖森还是真正的邪神。“呃……Loki?”我试探性地叫了一声,然后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又转过头去。
他理我了,喜大普奔,可是鬼知道下一秒他会不会看我不爽就捅死我?“哦,嗨,高贵的……邪神?我是你的……崇拜者。”我小心翼翼地,生怕惹到他。“我的崇拜者?真是让人惊喜。”他高傲地冷哼一声,看着玻璃对面。“我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算是比较了解这里。”我看了看他,觉得他在听我说话。“当然您的过去我全知道。”“你想说什么?”这句话可能戳中他的雷点了,那双绿色的眸子里立刻多出几份警惕。“别紧张先生,我只是……证明我认识你。”我尽量让自己放松,同时小心着防止再说错话。Loki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大概是察觉到我没有说谎,警惕的神色又淡下去一些。“这里算是个牢房哈?”我环顾着四周,但突然想起旁边还有个自尊心很强的家伙,“可它不会一直困住至高无上的王。”随便你们怎么看我,反正说点好听的对自己有利,还有我蛮喜欢Loki的,也不算是违心话。“你挺会说话。”邪神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坦诚而言。”我扶着玻璃站起来,面对他微微鞠躬伸出右手:“很荣幸见到您。”不出意外,我又一次被忽略。
接着观察自己的处境,发现这里只有一面是弧面玻璃,身后是金属墙。抬头看看同样是金属的天花板,我试着叫一声:“Jarvis?”没听到回答。“别不理我Jarvis,我知道你在。”那熟悉的夹杂着点机械音的英伦腔这才响起:“What's the matter?”“就是打个招呼,顺便代我向复仇者们问好。”我仰头对着天花板笑笑,AI管家应该能把这里的情况转播到他家主人那儿去。没多久,拥有这个牢房的房间门打开了,复仇者们从门外走进来。一般情况下我估计会激动地晕倒,但现在这个处境显然抑制了我的兴奋。
“Damn it,我本以为那个传送门已经关上了。”个子较矮留着些胡子的男人看着他面前几块蓝色的全息影像屏。“事实上探测结果显示的确关上了,”黑色卷发戴眼镜的男人过去指了指另外一块全息屏,“她不是那种外星人,其实更像人类。”两个人结束了讨论一起向我看过来。“Tony Stark,Bruce Banner,Steve Rogers,Natasha Romanoff,Clint Barton,Thor Odinson。”我把复仇者们的名字挨个叫了一遍,深吸一口气,“天哪我要窒息了!”“至少别是现在,”Tony向这边走了几步,“你好像很高兴?”“简直开心死了!”我大声说,“这可是我做梦都没想过的事!我所有的偶像几乎都聚在一起!只要无视我被关在牢房里的事实。”“Wow狂热粉丝,”Tony接着查看面前那块全息屏上的加密文件,“等我们确定你没有危险性后或许能给你签个名。”现在我明白自己为什么被关起来了,而且还没办法证明清白,因为我不属于这个世界,没有任何我的资料,不知在哪儿的包里还有武器,就算我实力远不如这些超级英雄他们也完全可以认定我是装作无害,更何况比起普通人我还是有两下子的。
“奇怪,”果不其然地听到Tony嘟囔着,“查无此人。Jarvis,让他们进行DNA对比。”“Yes,Sir。”“别找了Mr.Stark,”我摆了摆手,“我不属于这个世界,我对你们而言是不存在的。”“可是你在这儿,”Tony屈起食指敲了敲玻璃,“另一个世界?待会儿你会变成小天使飞走?”“这比喻很恶心,”我一哆嗦,“还有这不是玩笑,我不住天国。你们怎么发现我的?”“Jarvis报告说有人从天上掉下来,发现你的时候你躺在一个大安全气垫上,”Tony指了指自己的腰后,“从你背着的东西里喷出来的。顺带一提小子,喷射器做的不错。”哦,William的飞行器,他一定很开心得到Iron Man的肯定。
“谢谢您的夸奖Mr.Stark,虽然这东西不是我做的。以及,不是小子是女士。”我站直行了个军礼。“没看出来,也许你太平了。”Tony调侃道,“Japanese?”“Chinese,Sir。”我此时的表情应该很难看——面对这种问题我不太容易保持冷静。“哦对不起,无意冒犯。”他忽了一把自己的头发,“你叫什么?”“陈墨。或者这里应该叫Mo Chan?”“你的真名?”“是的,有什么问题吗?”怎么看这个奇怪的名字都不是造假。母亲取“墨”字用意就希望我多点知识,还有就是与姓氏组合谐“沉默”的音,她不希望我随了老爹的话唠。可是如您所见,谁说名字决定人呢?我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话更多。“让我看看……你有一米七六?”“是的,您这是体检?”“要知道,我不喜欢叫别人Ms或者Mr什么,太严肃,太无聊。”Tony坏笑着张开双臂,“也许我该给你起个外号方便一些,Secondmo怎么样?”别一脸羡慕的表情,你肯定觉得Iron Man亲赐名字荣幸万分,即使听起来太男性化。但是请您看吧,拆成Second Mo,字面翻就不是什么赛肯德墨了,第二墨,中国本土叫法二墨子。很好,Tony Stark我记住你了,不就比你高了两厘米么,回去我就在你的海报上画一堆增高垫,我说到做到。
“你……癌细胞数值偏高啊。”花花公子又若无其事地去看资料。“是的,18岁AB型血最后吃到的东西是薄荷糖,还有什么要查的?”Tony对着上面一堆数据的全息屏挑了挑眉,随后把它移开:“很诚实,来这里干什么?”“从另一个世界过来做虫洞测试。”“她说真的Jarvis?”一秒后好听的英伦腔再度响起:“属实Sir,一直都是。 ”“你还真是毫不隐瞒。”Tony赞许地冲我点头,“虽然咱们不熟但我很欣赏你。时间不早了,今天先到这里。晚安Secondmo。”其他复仇者互相看了一眼,也纷纷向我道晚安然后走出房间。最后离开的是Natasha,她靠近玻璃轻轻叩着:“明天我们也许会聊聊,好好休息,我不希望你看起来无精打采的。”说着露出一个绝伦的微笑,出去并顺手带上了门。
房间灯光暗了下来,调到适宜睡眠的亮度。转头看见邪神已经坐在角落里闭目养神了,打算坐他对面好好观察神的睡颜,结果刚往那边挪一下脚那双眼睛就睁开来,翠绿的眸子折射出寒光,让人敬而远之。“你来自阿斯嘉德对吧?”虽然害怕但我还是过去在他身边坐下。见他似乎想躲开我摆了摆手:“我身上没病毒,就是一快死的人。你们那漂亮吗?”“……比中庭好。”Loki说着凄凉地笑笑,“但都是恶心的回忆。”“呃……真抱歉。”我抓抓耳朵,“我不该问这个。”“你还算只有礼貌的蝼蚁。”他颇为满意地转过头看我。“姑且把这当作夸奖,多谢了。我们那边的人很喜欢你的,尤其是姑娘们。”看他没有阻止我又继续唠叨下去:“我说真的,你在我们心中就是真的神。那边有个长得很像你的人,我也很喜欢他的。他扮演你——我是说各种意义上,因为在我们那边你是不存在的,理解我的意思吗?他是演员,扮演的角色是你,所以说他就是你,但也不完全。他在台上学你说话,所有人都在欢呼,不仅为他,也为你,大喊你的名字!我还收集了很多你的周边,你那个超帅的头盔,有略缩版本的戒指,虽然不是金银做的但很精致。还有你的手办,我手机里存了很多你的图,我还专门练习你名字的花体字。等我拿回我的东西你能给我签名吗?我觉得我简直能为你献上一个王国……”后颈传来一阵钝痛的同时眼前也立刻黑成一片,最后的印象就是邪神那张写满不耐烦的脸。您看到了,话太多是会招人烦的。
TBC.
【也许以后我应该话少点?】

评论(9)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