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KUNA MATATA

所谓“科学”【原创主角,我有认真在作死】

被小伙伴千说万劝【划掉】来发文了……别把我喷死就行……
不定更,因为我叫拖延癌×以及原谅我把持不住的格式OTZ……
—————————————————————————
Part.1
踏上纽约曼哈顿区的第一个早晨。
朋友出去买早饭,我也干脆从床上下来。来这里就是为了看看《复仇者联盟》的拍摄地,这么让人兴奋的事等待就显得可惜啦。
早饭后坚持要开始计划,朋友劝不过我妥协,但前提是一定要跟我一起。我们收拾好行李离开酒店。
我们直奔大都会人寿保险公司大厦,提前查好资料的好处就在这啦。这就是Stark大厦的原址,周围的克莱斯勒大厦没有错。在这么繁华的地方修一座被队长吐槽“又大又丑”的大厦还写上自己的名字,说Tony低调都没人信吧。说真的,已经去过SDCC的我不该对这些还感兴趣,但现实可不是这样。喔,那里是Tony击中飞船的地方吧,Loki曾在这边一刀捅在Thor身上,电影的片段都能对上,不也挺有趣吗?说我不值得也情有可原,谁会为了一座大厦专程从大西洋另一头的亚欧大陆飞到圣迭戈【好吧SDCC可能对各位来说才是不虚此行的】,再由西到东横穿整个美国呢?当然啦,除我以外。
话虽如此,老兄,如果是你现在离开你会乐意吗?所以朋友只好陪我在这座陌生的城市乱逛。曼哈顿是个繁华的地方,热闹非凡。可是没人觉得这种大都市气氛很烦吗?朋友又一直像个傻瓜一样看路上的美人我没转头就走就不错了。在她去和外国姑娘搭讪时——你猜对了——我开溜了。
玩失踪这种事会让朋友担心,你们也觉得我很任性吧,但我还是这么做了,等我找个地方清净会儿就向她报平安啦。打算找个好地方休息一下,突然就看到前面有个一脸郁闷的男人。我猜是个大学生,黑头发棕眼珠,感觉像美国电影里的男主角——大众脸那种。
“你遇上麻烦了?”我走过去问他。他偏头看了看我,随即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抓着我的手:“您愿不愿意帮我一个忙?帮我完成一个实验?”“What?Wait……你还好么?没受精神打击?”我估计自己没那么点背遇上神经病吧。“呃?呃……我可能看起来有点像精神病人,但是我只是想找人帮我完成一个有些风险的科学实验,您愿意吗?”他迫切地盯着我,如果条件允许他一定会把我直接扛走的。“为什么不去露天咖啡店坐坐呢?我们可以喝杯咖啡再聊聊你的……实验啊?”我提议道。那人想了想同意,带我到一家咖啡店坐下。
随便点了一杯咖啡,我问他:“其实风险挺高吧?”他抬起头来看我。“看你刚才那样就知道没人同意,而你一直沉默显然是在考虑要不要告诉我什么。你最好说详细点,不然我怎么帮你呢?”男人搔了搔后脑勺,叹了口气:“你知道爱因斯坦-罗森桥吗?”“好像是虫洞?你的实验不会跟这有关系吧?”这可吊起我的胃口了。“小点声!”他警惕地看了看四周,“抱歉,这事不能外传,如果传到政府那些人的耳朵里就什么都做不了了。”“政府的人?在这?你以为是神盾局吗?”我笑了笑,如您所见这可不是谍战故事啊。“你是外国来的,不会知道那些情报局的人有多么无孔不入。”男人说到这儿又刻意压低了声音,搞得神神秘秘。“去我那儿吧,这里人又多又杂,不方便。”看问不出什么来,我只好作罢,等他付了咖啡钱后就随他去了——不然我要报警吗?
目的地是一大片空地,地方很偏,差点不敢相信这还是曼哈顿。“Wow~你该不会想杀我灭口吧?”我戏谑地说。“不,当然不会。你可以叫我William Charles,麻省理工学院物理系。这片空地是我偶然发现的,我得说,这简直就像是电影一样。”“电影?你说雷神吗?”好笑,他漫威中毒没救了吗?“哦天哪是的!”我得承认一瞬间我以为他在回答我没问出口的话。“这好像雷神2里面的那个工厂,自由穿梭于各种空间。”“你的意思是通过虫洞来穿越?”我摇了摇头,“别开玩笑了。虽然有相对论,但那也仅供参考,毕竟有那么多障碍要克服啊?比如里面能把人烧成灰的伽马射线。”“如果碰上了一个天然并且条件合适的虫洞呢?再说伽马射线使用得当还可以治疗癌症和帕金森病呢。”他很兴奋地说,丝毫没发现我因为他的这句话变了脸色又迅速调整好。“虽然这种虫洞形成可能性很低但还是被我碰见了。”他拉着我走到一块被画起来的区域,除此之外看不出有什么和这里其它土地不同的地方。“你看,就是这儿,虫洞就在这里。”William翻着衣服口袋,“让我们用这个试试看。”他说着掏出一枚一美分硬币。“看我把它扔下去。”接着颠覆物理的一幕出现了:那枚硬币自由落体后从地面上消失,又从它消失处的垂直上空——我胸口那么高的空中出现,接着又落向地面消失,再像刚才那样出现,周而复始。“很有趣对吧?”William看着我略惊讶的表情得意地笑着,抓回了那枚硬币。“呃……嗯。”实验还是蛮有信服力的,不是吗?“你也试试看?”William鼓励道。我看了看旁边的地面,捡起一个石子扔向刚才的地方。这次结果不太一样,石子是消失在地面上了,但没有再循环出现。这该不是人品差的问题吧?“少数也会出现这种情况。”William耸耸肩,“我想是因为虫洞通道中出现了分岔,导致有多个出口。两个出口的可能性是最大的。”“这是很有趣。”我点头表示同意,“但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想怎么完成你的实验。”“我需要一个能在关键时刻做出最正确判断的人帮我在虫洞外接应。”William说,“毕竟我对这个虫洞的信息也仅仅是我的猜测而已,没有实际探究过。”“你的意思是你要进到虫洞里去?”“没错。”看着William认真的脸,我知道他不是说着玩的,可这就相当于送死啊。“你要知道我在这里扔过各种东西,其中一次是个摄像头。”William说到这里露出了惋惜的表情,“那可是比赛的奖品啊,很好用的。我把它和我的电脑连接,使我能从虫洞外看到里面乃至其对面的地方。我把摄像头用结实的长绳捆好,把它丢进虫洞。前几次都看到它在那里循环,我本来打算再试一次就放弃,结果就是那次成功了。起先监控画面的信号消失了一阵,但一会又出现,只是没有原先清楚罢了。然后你猜我看见了什么?!”我摇了摇头,您看,现在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我看见了Stark大厦!”William激动极了,“虽然视角是在上空可并不影响我的辨认。这可不是摄像头出故障!那就说明Iron Man是存在的,The Avengers的世界及他们也是存在的!”不得不承认我已经开始相信他的话了,毕竟还有一个烦人嘴炮雇佣兵能这样做,我是说我们为什么不能呢?“很有意思,William。我想我可以帮你,但在那之前我能否先联系我的朋友?”
TBC.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