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KUNA MATATA

行路难

兔牙师傅:

孙悟空&江流儿&猪八戒&傻丫头师徒四人日常向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行路难》(其一) 李白


 


 


草茎里的汁液腥味在嘴里弥漫,但若是不找些别的事情分散注意,孙悟空真的要被身后那个喋喋不休的小和尚唠叨致死。


“大圣,金箍棒真如传言中那么神?戏文里说它‘挽着些儿就死,磕着些儿就亡,挨挨皮儿破,擦擦筋儿伤’。”小和尚的声音清朗单纯,倒是和这春夏之交的景色有几分相配。


右耳朵里有痒痒的感觉,悟空伸指头进去掏了掏,指头出来时指甲里卧着无名小虫一只,被他随手弹飞不知所终。他已经学会不对这个小孩大动肝火了,因为怒吼和指责在一个无知的孩子面前实在毫无用武之地,但这不代表他会对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好言相待。


“你这小屁孩子怎生得如此没记性,不是跟你讲过不要提金箍棒的事!”


能拿来问的事情很多,为什么没来由地偏要抓着一件凶器不放。


“这猴子被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没洗澡了,那金箍棒怕是早已粘连在他耳朵里,没法示人啦!”猪八戒走在江流儿身后,挤眉弄眼,指指点点。


“你这猪妖又皮痒了不是?”悟空站下,呸地吐掉草茎,回头亮出犬牙狠瞪猪八戒,队伍立马停止了行进。


江流儿知道这孙大圣的怒火如果不能及时排解,他又会抓狂地四处乱撞,见什么撞什么:一人环抱不来的古树、山一样高的巨石,或者是猪八戒的肚子。


“你们不要打架啦!”江流儿夹在这两者中间久了,调解起矛盾来也是逐渐得心应手起来。他记得自己在更小的时候曾对师傅说,这世间哪怕是无欲如神佛有时也难以躲过嗔戒纠缠,所以他觉得学会化解大小各式纠纷也是普度众生路上的必经一环。师傅对此言论大加赞赏,捋着即将长及胸口的白胡子仰天长笑三声,然后带着江流儿扑通跪在佛祖面前肃穆合掌,说自己这徒弟年纪虽幼却已可见天资聪颖颇有佛缘,日后必将成为一得道高僧,去往那西天大雷音寺面见佛祖,修成正果。


对了,他是在看了那一出大闹天宫之后在化缘不得的间隙偶然对师傅说起的。


江流儿有一阵子真的挺期待那一天的,后来他却又对师傅说,佛祖是要常放在心中时时仰慕的,若是佛祖真的神通广大,那么一个人心中有什么诉求都可以被听到,有什么疑惑最终也都可以被解开,如此可见面见他本人倒不是那么有必要了。


师傅听罢,手中拐杖砰然落地,在不平的青石砖路上打了好几个滚,在佛堂门前的阴影里打起了晃。忽然他就老泪纵横,抱着江流儿呜呜咽咽说了许多,说了些什么实在听不清,江流儿揣测多半就是说些师门有幸之类的话——自从他第一次提出了心中的想法之后,师傅就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其实那天师傅说的是,我法明云游一生,终于算是见了一次真佛。


 


“小屁孩你少管闲事,”孙悟空指着猪八戒说,“闪一边去!俺今日非要把这头深山野猪打得满脸桃花开!”


仿佛仗着有江流儿挡着就万事大吉一样,猪八戒挽挽袖子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好啊,我也要教你这臭猴子知道知道天蓬元帅的真本事!”


背后背篓里的野丫头看到孙悟空气得龇牙咧嘴的样子,欢快地鼓起掌来。


“八戒他只是开玩笑的啦,”江流儿说,“而且......而且是我先挑的话头,是我不好啦——啊大圣你也不要打我!”看到孙悟空的视线突然转移到自己身上,江流儿下意识地抱住了头,只悄悄睁开一只眼睛观察孙悟空的举动。


孙悟空依旧咧着嘴,这次他没有动手,也没动脚。


“哼,俺还犯不着跟你一个小孩子置气。”孙悟空挠挠后脑勺,理顺了后脑上纠缠不清的赤红毛发。


猪八戒在一旁却来了劲:“那你之前一直气哼哼地走前面是跟谁?”


孙悟空鄙夷地看了猪八戒一眼,略带倦意地骂了一句“呆子”转过身去继续朝夕阳的方向前行。前几天的那个夜里被大石头压到的那几块脚趾甲下面依旧有些发紫,用力蹬地的时候还是有点疼的,他很惊讶自己自从遇见山妖以来除了对阵猪八戒之外次次皆是苦战,留下伤痛的却单单是这芝麻大点的小伤小痛。


不过走了这么久,真的有些疲惫了呢。


 


想渡过黄河,坚冰堵塞大川;想翻越太行山,大雪遍布高山。


岔路繁多而艰难,该走哪一条呢?


 


 


 


孙悟空说到底也就是只猴子,生性叛逆不羁还会说话会腾云驾雾、七十二变的猴子,从猴群里出来的齐天大圣再神通广大懂得的大道理也依旧是不多,尤其佛家人都不好说世人皆懂的语言惹人心烦——包括他身边这个永远长不齐毛的小光头,于是他就完全错失了学会独立思考世间真谛的机会,他有时候还挺为此惋惜的。终于有一天他发现自己不再抬手就打,张口就骂了,因为他发现许多事平心静气地来做可以更高效地完成,他不太明白是什么改变了自己。


后来江流儿告诉他,这种发现叫做顿悟。然后小和尚会顺便跟他念了一大堆心经佛法云云,美其名曰探讨佛法参悟终极。这种时候孙悟空会扛着傻丫头望着远处的风景发呆。


右手上的那个佛印依旧会在他想要变回齐天大圣的时候传来剧痛。孙悟空一度有几分相信他的变化是来自这东西的潜移默化,不过当他疼得太烦的时候他就不会这样想了。


“大圣你听懂了吗?”江流儿合着手掌一脸还未褪尽的虔诚。


“啊。”孙悟空随便答道。


“大圣你累了吗?要不还是我来背傻丫头吧。”


猪八戒哈哈笑道:“你大圣是听你唠叨听得烦了累了,能扛起金箍棒的猴子还扛不动一个小姑娘吗?”


江流儿一脸恍然大悟,然后用手捂住了嘴,小心地看着身前的背影。


“诶我说,你们出了这山以后,打算去哪啊?”猪八戒拍拍勉强被野果充实的肚子,随口问道。


“我当然是去找师傅,”江流儿说,“不知道他现在人在哪,所以还是要先去长安看看。”


“直接说回长安不就得了。”孙悟空说。傻丫头也不知是不是听懂了他的讥讽,附和般嘿嘿笑着,一边用小手抓着他头顶的毛发。


“你别光说人家,你什么打算啊?”猪八戒说。


“回花果山,”孙悟空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过我的逍遥日子去。”


“嗬,你倒是挺自在,”猪八戒摊摊手,“你们都有去处,就我老猪四处飘着。哎,我说猴子,要是我哪天路过花果山,你是不是得装不认识我了?”


孙悟空笑了。“知道还问?”


“啊,大圣我也想去花果山。”江流儿抬头看了看夜空,银色的月亮远远地发着光,照亮了他们今天最后的一小段旅途。


“你们当俺花果山是什么地方?”孙悟空有点气恼,“俺想过的是清净日子,不想被妖怪或者和尚烦。”


江流儿再次不敢吭声,猪八戒嘴里骂骂咧咧说这猴子太不近人情。


“俺是只猴子当然不懂人情,”孙悟空咬了一口桃子,几点粉红汁水溅在发灰的黄衣上,“对了,小和尚,你刚才说的什么再说一遍听听?”




岔路繁多而艰难,该走哪一条呢?




江流儿一路上讲的,是善恶有报,因果轮回。


这是孙悟空唯一能听懂的部分,之后长久的时光里他慢慢理解了其余的深层含义。所以一个人在短暂的一生里究竟能参悟这诸多道理到什么境界呢?


孙悟空觉得如果江流儿活到如来佛祖那个岁数,他一定会是比如来更好的佛。至少他说的道理,还他能听进去一点。


做善事的喜乐延年生生世世,做恶事的万劫不复岁岁年年。


当他和猪八戒、白龙一起拜伏在一个更啰嗦的和尚面前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这句话。


孙悟空不由得怀念起和江流儿、猪八戒一起轮流驮着傻丫头走过的那些日日夜夜,那仿佛是为了几十几百年以后的今天而做的一次排演。


 


岔路繁多啊,不过若是选了一条走到黑,最后一定可以看见光吧?

评论

热度(31)

  1. HAKUNA MATATA兔牙师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