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KUNA MATATA

#开学前让我最后再玛丽苏一下×##圣我友情注意!##脑洞奇葩注意!##影院里已经看不到大圣啦……大概已经回去了吧#

“噗……呜啊!”我最终还是一个没忍住栽进水里,那死猴子又开始大笑,把我捞上来。
“两个月,你输我数十次。”他把我拽到岸边,江流儿跑来递过毛巾。“是是每日一负——老提这事就没意思了啊。”我连凉水澡都冲不得,来找他挑战淋瀑布简直是想被完虐。
“明天继续。”不等我说完一只猴爪拍在我头顶上:“姑娘家家的,淋这玩意儿作甚?你以后是不想找个好人家了。”“呸,老娘异性缘好着呢。我这叫修行。”“修不成江流儿那样。”大圣不屑地乐几声。“可不,”我摸摸小和尚的脑袋,又短又密的头发扎得手心痒酥酥的,“小师父以后肯定是个高僧。”这孩子很乖,道声“谢谢姐姐”没心没肺地笑。猴子看他高兴了也跟着扯扯嘴角:“少碰凉的。”
原来还在跟我说话吗?
“得了,你跟多少姑娘来过这套?”那泼猴扽下他的毛巾丢过来砸在我脸上。“小师父你等着,看我教训这厮!”说罢从潭里掀起一股水溅到他身上开始混战,江流儿在一旁呐喊助威看热闹。
“打住打住。”他用早就湿透了的毛巾挡住自己,“晾不干等会儿怎么走?”我停下来,突然发现他已经该回去了。
这只猴子,做我心中英雄十五来载,这个夏天再次震撼华夏乃至神州之外的人,现在他要离开了。
“此去七年?”“难说。”大圣抓了把脑后的毛发,我们都沉默下来。
“七年内能回来的话,抱我一下。”他茫然地看着我,不知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回不来,我送你一个果园。”他闷声不响好久。“……你买不起。”“是啊,”我满不在乎地笑道,“所以早日归来。”
外面已经有人在催,他们也收拾好东西。“那就说定了。”他看着我抱了抱小江流,“不再送送?”“算啦。” 我摇摇头,“再处的时间长点更舍不得。”他心下了然,领着江流儿转身离去。
“大圣爷,”那猴子因我很久不曾对他用过的尊称有些惊讶地扭过头,“你知道,你守护着猴儿们,他们也甘愿为你开路护驾。”我微微一顿,“无论何事,请您放心大胆地往前走吧。”他愣住好半天,才声如哽咽般,很是难听地笑出来:“得了,你跟多少汉子说过这话?”
我无言以对地笑着,他居然用我的梗来挤兑我。
“告辞。”大圣伸出一掌,指节微曲。我也以同一姿势迎上去,两只手互相紧紧握一把作别。
他抱起江流儿,同为他送行的人们又寒暄好一阵。大家给他让出一条路,见他连蹿几个箭步一跃而起,腾云驾雾消失于天际。


























【他是城墙,围护我们内心那座美丽脆弱的小镇,敌害不侵。
而今城墙年久,我们将其扶持修缮,看他为辈辈小儿除却心魔。
今吾等辟其漫漫前路,看伊做万代盖世英雄。
大圣爷,放心大胆往前走吧。】

评论

热度(5)